荒唐客

脑洞很多,喜欢瞎写。

随你

校园文
私设

姜小小是一中女流氓。

陆鸣是乖乖好学生。

1.赌约

教室里吵闹。

后排的一个女生趴着睡觉,额头抵在白皙的手臂上。

前桌增加了些重量,一个男生坐了下来,凑近了喊她:“姐,放学去玩?”见她没反应,又凑到她耳边提高了音量。

女生的眉头皱起,伸手将他的头拍远:“离我远点。”

周一知道她没睡醒时的脾气,赶忙端正的坐好,小心的问着:“小小姐,放学去后街玩吧。”

姜小小把头偏了个方向,后脑勺对着他,周一自觉没戏,直到听到一声模糊的嗯,这才乐呵道:“得嘞。”,颠簸走了。

傍晚,后街人声沸起。

姜小小脱了校服外套,露出了里面的黑色吊带,底下穿着牛仔热裤,十六七岁并不十分性感,但胜在纤细清纯,倒也惹人注目。

周一老远就看见了姜小小,几步向她跑来,搭上她肩膀,语气熟稔:“小小姐,大家都已经到了,就等你了,咱们进去吧。”说着带她进了他们常玩的一家酒吧。

酒吧还没到热闹的时候,只有三三两两人,可以见的出大部分是学生,有些还穿着校服。

他们拐进了一间包厢,里面大约有五六个个少男少女,皆是平时和她一起的狐朋狗友,正围着酒桌玩着。

见周一带着姜小小过来了,徐可起身拉她入坐:“小小,你可来了,咱们在玩真心话大冒险,一起来呀。”

姜小小笑了笑:“都什么年代了还他妈玩真心话大冒险,俗不俗。”对座的一男生嬉笑的呛她:“俗不俗气还不一定,小小你玩不玩的起咱就不知道了。”

“江遥我可去你的吧,少来激将法。”姜小小知道江遥最喜欢激她,偏偏她还就吃这套。

************

“小小!怎么又是你哈哈哈哈哈”陈苏林笑的前仰后合,凳子刮在地砖上发出刺啦的声音,“小小你也太点儿背了,这一晚上得输了有十几回了吧。”

姜小小十几杯酒下肚,面色渐渐泛红,:“输就输呗,有赢就有输,大惊小怪。”

“行!咱们小小姐够气魄。输得起输得起。不如咱们这次来个大冒险?你老罚酒这有什么劲啊。”江遥看戏不嫌事大,其他几个人也纷纷跟着起哄。

“好啊,我倒要看看你这狗嘴里能说出别致的花来。”她眼皮上掀,好整以暇的看着他。江遥被说的憋的脸一红,脑子灵光乍现想出个主意:“咱们学校年级第一不是那个你们班的陆鸣吗。”小小皱眉。江遥嘿嘿直笑,一看就是憋了了一肚子坏水:“你敢不敢去把他拿下了?”

周一看着事态走向不对,扯了扯姜小小的衣角:“算了吧...”

“行啊,不就是陆鸣吗。”姜小小倒了满满一杯酒,一饮而尽,起身一只手撑桌,一只手抹着嘴角,盯着江遥:“陆鸣,我拿定了。”

姜小小本来就长得白皙清纯,此时长发披肩,脸色微红,面上带着笑,整个人显得妩媚起来,把在座的人比的颜色尽失。江遥一时间看得怔住,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说的话。

看着时间也不早了,各自尽兴后,大家也就散了。

周一把姜小小送到了车站后就和她道了别,但他其实也不放心小小一个人回家,可姜小小坚持要自己回去,他也没有别的办法。

晚风吹过,夜星闪烁。夏天的夜晚里散发着清新的味道。

姜小小醉了。

在这温柔的晚风吹拂下更加昏昏沉沉,不知东南西北。她歪头靠在玻璃窗上,觉得眼皮很重,想好好的睡一觉。

陆鸣结束了补习班的课程后,像往常一样去车站等车。今天等车的不止他一人,陆鸣侧头看了一眼,觉得这个女生的背影有些眼熟,这么晚了一个人靠在车站睡觉,他有些放心不下,就向她走了过去。

他走到她身旁蹲下,将女生遮挡脸的长发拨开,“姜小小?”

“嗯...”睡梦中小小似乎听见有人在叫她,模模糊糊的应了声。女生并不清醒的声音,加上从她身上传来的酒味,陆鸣心想她应该是喝醉了。一时间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他坐到她身边,将她的头扶到自己的肩膀上,“我得找一下你的手机,冒犯了。”他知道姜小小现在应该听不见,却还是和她说了一下。

摸了摸她的校服外套,没有手机,身下穿着短短的热裤,也并没有可以放手机的地方。

女生的气息拂在他的颈边,有些热热痒痒的,她好像睡得不安稳,头动了好几下,嘴唇就刚好贴在他的脖子上,陆鸣呆住了,一动不动。